傅科,《性意識史》,台北:桂冠,1991。

    傅科所有的論著都環繞著「權力」而展開,對他而言,現代醫學亦是一種「管理的權力」即治理生命的權力,他稱之為「生物政治」。管理生命的權力從十七世紀起主要透過兩種方式發展,一是與機械人體為中心:人體的訓練、人體能力的提高、人體力量的開發,如人體的解剖;一是十八世紀中形成,以人體-人種為中心,如出生率和死亡率、健康水準、平均壽命,因而造就出解剖學與生物學兩門控制人類身體與人口數字的學科。   解剖學與生物學是十九世紀後許多權力工具的基礎,傅科認為性意識的機制也是其中之一,從此以後,權力的機制大規模的朝向身體、生命、生命的繁衍,健康、後代、種族、人類的未來擴張,而性意識則是一種規範、知識、觀念、訓練和調節。
創作者介紹

醫療文學選讀教學部落格

小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