霧社事件  (電影「賽德克‧巴萊」據此改編)


     霧社事件是發生於1930年日治時代臺灣的抗日行動,地點在臺中州能高郡霧社(今屬南投縣仁愛鄉)。事件是由於當地賽德克族馬赫坡等部落,因

為不滿政府的壓迫  而聯合起事,在霧社運動會上殺死134名日本人,隨即遭到政府攻討,原住民犧牲人數近千人,僅次於西來庵事件。事件領導人 

莫那·魯道自殺外,參與行動的部落幾遭滅族,被強制遷至川中島(今清流部落)。

      霧社事件是臺灣人日治期間最後一次武裝抗日行動。蔣渭水為首的民眾黨,在霧社事件發生第四天即在《台灣新民報》報導事件,直至第二

次霧社事件止,並特設霧社事件民意專欄,交流台灣各方意見,亦報導台灣自治聯盟及民眾黨對此事的抗議活動。除發電日本內閣,同日亦向日本大

眾黨及勞農黨發送電報,請其派人來台調查霧社事件,促使大眾黨河野密等抵台調查,臺灣總督石塚英藏因此引咎辭職。1931年1月,民眾黨納入

「反對一切妨害蕃人民族自由發展」條文。亦向總部位在日內瓦之國際聯盟發電,抗議「日本使用毒瓦斯屠殺台灣霧社人民」,狀告國際。日本內閣

終於正視此問題,轉成日本中央政治事件。然也造成總督府強制解散民眾黨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向來關注弱勢的醫生作家賴和,也以筆名「安都生」發表了新詩〈南國哀歌〉在《台灣新民報》361號與362號(1931年4月25日與5月2日),聲援英勇的反抗的原住民「兄弟」。

賴和〈南國哀歌〉

 

所有的戰士已都死去,只殘存些婦女小兒,

這天大的奇變,誰敢說是起於一時?人們最珍重莫如生命,未嘗有人敢自看輕,這一舉會使種族滅亡,

在他們當然早就看明,但終於覺悟地走向滅亡,這原因就不容妄測。雖說他們野蠻無知?

 看見鮮紅的血,/便忘卻一切歡躍狂喜,/但是這一番啊!/明明和往日出草有異。/在和他們同一境遇,/一樣呻

吟於不幸的人們,/那些怕死偷生的一群,/在這次血祭壇上,/意外地竟得生存,/便說這卑怯的生命,/神所厭棄

本無價值。/但誰敢信這事實裡面,/就尋不出別的原因?/「一樣是歹命人!/趕快走下山去!」/這是什麼言語?

/這有什麼含義?/這是如何地悲悽!/這是如何的決意!/是怨是讎?雖則不知,/是妄是愚?何須非議。/舉一

族自愿同赴滅亡,/到最後亦無一人降志,/敢因為蠻性的遺留?/是怎樣生竟不如其死?/恍惚有這呼聲,這呼

聲,/在無限空間發生響應,/一絲絲涼爽秋風,/忽又急疾地為它傳播,/好久已無聲響的雷,/也自隆隆地替它號

令。/兄弟們!來――來!/來和他們一拚!/憑我們有這一身,/我們有這雙腕,/休怕他毒氣、機關鎗!/

休怕他飛機、爆裂彈!/來!和他們一拚!/兄弟們!/憑這一身!/憑這雙腕!/兄弟們到這樣時候,/還有

我們生的樂趣?/生的糧食儘管豐富,/容得我們自由獵取?/已闢農場已築家室,/容得我們耕種居住?/刀鎗

是生活上必需的器具,/現在我們有取得的自由無?/勞動總說是神聖之事,/就是牛也只能這樣驅使,/任打任

踢也只自忍痛,/看我們現在,比狗還輸!/我們婦女竟是消遣品,/隨他們任意侮弄蹂躪!/哪一個兒童不天

真可愛,/凶惡的他們忍相虐待,/數一數我們所受痛苦,/誰都會感到無限悲哀!/兄弟們來!/來!捨此一身

和他一拚!/我們處在這樣環境,/只是偷生有什麼路用/眼前的幸福雖享不到,/也須為著子孫鬥爭。

 

2011年霧社事件70周年紀念網站

未命名.png  

寫真‧霧社事件

 7062.jpg  

 

 霧社十二社的分布圖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醫療文學選讀教學部落格

小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